霖壹

被掏空(◎_◎;)

雷狮总攻三十days 第19棒——霸凌事件

  ✘ ooc严重
  ✘依旧无脑沙雕
  ✘依旧有错请指点(^ρ^)/

1.
   安迷修很烦。
   这是雷狮耳朵听出茧子得出来的结论。
   在被某个“老妈子”念了上百遍之后雷狮终于不耐烦了,把书猛的摔向混乱不堪的桌面,眉头紧紧皱起“安迷修,不要挑战我的容忍度,我雷狮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
   “即便如此,雷狮你也不应该欺负低年级的学弟!”
   “谁**欺负他了!安迷修你是没有智商吗!”在吼完这句话雷狮推开桌子怒气冲冲地出了教室,临走之时还不忘踹了一脚桌子。
    “真是无可救药!”安迷修愤愤地念了一句,把倒在地上的桌子扶正,又把散落在一地的书捡起来,一边捡还一边念叨着。
    犯了错还理直气壮,也只有雷狮了。
    在看见雷狮把一位“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学弟围在角落里时安迷修便觉得雷狮坏透了。
    作为一名合格的骑士,安迷修决不允许欺凌事件发生在自己周围,于是觉得自己牛逼坏的骑士傻乎乎冲了上去,拿起手上不厚不薄的课本向雷狮头上糊,拉起小学弟就是一个百米冲刺。
    卡米尔有点懵圈,往日里反应极快的脑子仿佛在这一刻卡住了,这就是大哥的同学?看起来智商有点低,卡米尔低头想了想,很快又打住了这个念头,毕竟人家“救”了他一命于情于理都该感谢他。
    在接受了学弟的感谢之后安迷修更加肯定是雷狮干的“好事”于是我们富有强烈正义感的“骑士”秉着“为人民着想”的理念,说出了令卡米尔想用小蛋糕糊他一脸的话。
   “你放心吧!我绝不会让雷狮那种恶党再欺负你了!”
    好的,确定了,安迷修是个傻子。
  
   2.
    在接受了朋友金的共进午餐的邀请,安迷修放下心中的事安安心心地去吃饭了,而在另一边,雷狮听着卡米尔的汇报差点控制不住自己想看看安迷修的大脑是什么构造“大哥……嗯……要不要和安迷修解释一下?”
    “……不必,我倒挺想看看知道真相的他会不会给我跪下。”
     ……卡米尔觉得今天的自己也很坚强。
    “欸,安哥你知道吗,雷狮还有一个弟弟呢,听说和我一样大欸,”
    “雷狮那种恶党还有弟弟?真奇迹。”
    “哼,那个卡米尔啊,本小姐也略有耳闻,听说是什么天之骄子?笑死人了,要是天之骄子还会再这种鬼地方待着?”凯莉不屑的翻了翻白眼,显然那个卡米尔给她带来什么不好的印象。
    “喏,雷狮和他的忠实粉丝,整天形影不离。”
    然而安迷修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要凉了,原……原来自己昨天救下来的小学弟是雷狮的亲弟吗!!
    现在的安迷修恨不得当场猝死,真的是丢脸丢到恶党家了。
   
    3.
   后来,安迷修连着请了雷狮吃了三天的烤串,看着日渐消瘦的钱包安迷修忍不住了“雷狮你是烤串本精吗?”
   然后安迷修又帮雷狮写了三天作业。
   安迷修:你rm是恶魔吧
  

                        ----- ----- ------ ------ ------ ------

雷狮总攻30days——体育课

✘全程ooc、沙雕,
✘设定是体育课下雨(诶嘿嘿)没有青春的大汗淋漓,只有无尽的沙雕
✘另外:不喜勿喷,我是个画手,不怎么写文的,有错望指点XD

  “安迷修”
   …………前桌的棕毛动也不动,显然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
  “安迷修”
   雷狮没有放弃的意思,一声又一声的唤着安迷修,像是催命鬼一般。
   “闭嘴,恶党”安迷修终于有点反应,不过嘴里吐出来的话语却不怎么友好。
    雷狮轻轻笑了一下,摇头晃脑的在纸上写写画画,安迷修惊于雷狮竟然如此听话,微微侧身瞥了一眼埋头“写作业”的雷狮,竟有种“吾家有儿初长成”之感
     安静了大约半晌,雷狮又开始不安分起来,踢了踢安迷修的椅子,“安迷修~”雷狮微微一笑,盛满戏谑的眼睛微微眯起,似乎是想到什么可笑的事情,嘴角抑制不住向上翘。
     雷狮的手上把玩着一张安迷修的速写,明明是应该是帅气的一张画却被雷狮改的面目全非,上面还被恶趣味的画上了猪头。

    见前面的人没有反应,雷狮又踢了踢安迷修的椅子,还无聊的踢出了节奏,这让安迷修终于忍无可忍的合上书本转身看向雷狮,漂亮的眸子装满了愤怒,“你很闲吗恶党。”                                   “当然,”雷狮理所应当的回答安迷修。


“…………”安迷修转身不想理会他,雷狮见状把桌子向前用力一推,“咳!雷狮你吃错药了吗!”安迷修的书本上划上一条弯弯曲曲的黑线,而罪魁祸首却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更加用力的向前使劲。


       “雷狮!!!!”安迷修用力向后挤压着,两人开始了幼稚的斗争,雷狮轻笑一声,把桌子向后猛地一拉,安迷修受到惯力的作用向后倒去,“咚!”一声重响,安迷修不负雷狮所望终于倒在地上。
      “安迷修,你是有多蠢?坐在椅子上也能摔?”雷狮的嘲讽不时的响起,安迷修一抬头便看见雷狮欠揍的嘴脸。
      “…………雷狮……你最好下课跑远一点,别让我追到!”
      “当然!”雷狮轻敲桌面,一只手撑着下巴,一幅上位者的姿态,气的安迷修七窍生烟。
     后来的大半节课雷狮出奇的安静,安迷修也没有再回头看雷狮,两人就弥漫着硝烟过了半节课。
     下课铃一响,安迷修抑制不住的怒气终于爆发出来,回头看向雷狮,却见雷狮安静的趴在桌上,显然是睡着已久了,当然憋了一肚子气的安迷修肯定不会轻易放过雷狮,,悄咪咪的弯下身把雷狮的鞋带给解开,又给他拴在桌腿上。
      安迷修满意的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却又瞥见雷狮的头巾,“这么大的人了,还戴小孩子的头巾,害不害躁!”在心里嘲讽了雷狮一句,安迷修又用头巾给雷狮系了个蝴蝶结,忍住笑给雷狮拍了照,心满意足的出了教室。
      知道熟人给安迷修把背后的纸条给揭下来之后他才终于知晓雷狮大半节课在干什么。